市局子站:
地税文苑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税收宣传>>地税文化>>地税文苑>>正文

腌白菜

2017-11-10

●杜建英(中卫市局)

每年的十月中下旬,就到了北方老百姓贮藏菜和腌菜的时间了。在生活水平相对落后的年代,腌菜主要为家庭自制自食,目的是为了延长蔬菜的贮藏及食用期来弥补粮油蔬菜的不足。随着现代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人们的生活结构发生了极大地变化,冬日里也可以方便的买到各类新鲜的蔬菜,腌菜这一生活方式已经被许多家庭逐渐淘汰了,选择腌菜的家庭大部分也是一些中老年人群,而且腌菜也不再是为了解决温饱,而是为了调节口味。

我家在老妈的张罗下是年年要腌菜的,以前家里腌菜从来不需要我帮忙,随着这几年父母年纪增大,腌菜对他们来说已经发展成一项“艰巨的工程”,我很自然的就成为腌菜主力军了。老人们毕竟从那个物质极其困乏的年代走过来,所以多年来父母对腌菜情有独钟。不论我从贮存价值、营养价值、劳动成本等多方面做工作让他们放弃腌菜,老人始终不为所动,尤其老妈执拗的腌菜情怀是我一直所不能理解的。刚进入十月,老妈就念叨快到腌菜的时候了,要准备买菜了。我有当无的听着,左耳朵进右耳朵出。恰在此时,远在延安老家90高龄的外公突然生病了,接到消息老妈急匆匆赶了回去,照顾了10来天,外公身无大碍,老妈就每天应心着赶紧回家买菜、腌菜,生怕耽误了时间。我一再劝她在老家多住几日,可老妈一天打好几个电话给我,一门心思执意要我接她回来,我知道她一是放心不下我老爸,二是放心不下一年一度的“腌菜工程”。

中卫到延安的直达火车停运了,没办法舅舅又雇司机开车专门把他的老姐姐千里迢迢的给送回来。刚进小区院子,老妈看见左邻右舍晒的萝卜干、红葱,就火烧火燎的说:“哎呀,明天一早赶紧就要上市场去买,看看,人家都晒上了,我一不在家,家里这些就没人操心,你和你爸就是指屁吹灯!”老爸因为前几年患过脑梗,腿脚也不便,听见老妈的埋怨,慢吞吞的说:“我家就指望老婆子呢!我老婆子就是咱家的顶梁柱!”一下说得老妈扑哧一声笑了。我在旁边看着老爸老妈秀着恩爱,心里觉得无比温暖。

第二天周末,我还在梦中就被老妈打来的电话给炮轰起来了。我迷迷糊糊嘟囔着嫌起的早,老妈在那边已经收拾好袋子等我出发买菜呢。“妈,不是去市场吗?怎么又要去超市?”“超市今天搞活动,大白菜做特价,一斤1毛9,市场里要2毛5,送上门的要一斤3毛呢!抓紧时间赶紧走,别磨蹭了,去晚了卖完了!”为了一斤能省几分钱,老妈真是够可以。到了超市我对老妈说:“妈,您别急,咱家人又不多,用不着买那么多,挑几棵就行了,你买太多,咋俩也没法拿回去。”老妈此时已顾不得和我多说话,一头扎进白菜滩里挑起菜来,只见白菜滩前密密实实围了一群老头老太太,手里都翻来覆去拨弄着白菜,还不停撕剥着白菜叶子,我站在边上默默看着他们一个个精神亢奋的样子,由衷的心生佩服。终于见老妈脸红红的从人群中费力推着盛满白菜的购物车挤出来,看见我在旁边站着不动弹,气得一边剥着菜叶子一边训我,:“就知道傻站着,也不说帮妈搭把手,这挑白菜一定要挑实心、干净、大小中等的,别人都在挑,你倒好站到一边和没事的一样!”“妈,这菜够干净的了,您还剥它干嘛,不是说好买6个菜吗?怎么买了12个?你以为你丫头是个小伙子呢!我可搬不动。”我撅着嘴瞅了老妈一眼。“没事,我把你爸也叫来了。”“不是,你叫我爸来能干嘛?他走个路都走不稳,您把他叫来不是添乱么!”我被老妈折腾的无语了。大白菜总算被我们历经艰辛拉回家了,按照老妈的指挥,我先把它们像排队一样立在墙边让晒太阳,老妈站在旁边左看看,右看看,再不时把立斜的大白菜摆正,满心欢喜笑眯眯的,她这个表情我似曾相识,在哪里见过呢?我想不起来了,老妈的世界我可真不懂。

第二天,我和老妈一起将白菜掰去外面的菜帮,削去白菜头,用清水把菜洗干净,甩一甩里面的水分,竖着剖开成两半。在洗净晾干的菜缸底撒一把粒盐,把白菜摆放到缸里,每两层撒一把盐,摆满后再撒一把盐就可以了,压上石头,过7、8个小时候将白菜缸里填满清水没过白菜就可以了,酸菜就算是腌完了。老妈说酸菜怕热怕捂,盐不要放多,以免腌出的酸菜发苦,千万不能沾油,容易烂的。

看着眼前腌好的这一缸酸菜,想起小时候,我和哥哥每次放学回到家,狼吞虎咽大口吃着妈妈炒的酸菜土豆丝、酸菜羊肉,妈妈看着我们兄妹俩吃的那个香劲,在一边满心欢喜笑眯眯的。哦,没错,就是这个表情,就是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曾经我对它是多么依恋和熟悉,可是在长大后却一度忘了它。我回头看着站在身后的老妈,花白的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下是那样显眼,我的眼睛一下湿润了……

weibo weibo